您的位置: 衡阳信息港 > 网络

新媒体其兴也勃其亡也忽

发布时间:2019-12-11 11:42:18

新媒体:其兴也勃,其亡也忽!

一枝穿云箭,千军万马来相见!这是2012年新媒体风风火火的写照。以小小的科技博客为例,它突然就成了传媒界的“显学”了,不但2012年下半年接二连三有新的科技博客问世,还有多祖传统媒体写长篇报道对其予以关注与分析。我数了数,2012年经常被讨论的新媒体,包括虎嗅在内

,数量窜至10几家之多,到今年纷沓而至者更多。很多个人、团队脱身于互联公司、纸媒,涌向新媒体的创业征途。到了年底,则开始新媒体的排名、吐槽,并开始给传统媒体谱写挽歌了。慎言生死。死这个东西,自嘲可以,有宗教意义,但讨论别人家就不合适了。新媒体是所有人对所有人的传播,相对于传统媒体来讲,入行门槛低,门坎低就代表着竞争更激烈。2013、2014年,还不知先死的会是谁呢!本人职业距离媒体实在太过遥远,但考虑到互联上有争议的地方,行者就会搬个板凳来围观,因此今天也谈谈新媒体这事。如果有人说传统媒体与新媒体之间的对抗,将导致传统媒体机构的消亡,预示着新媒体的胜利,我真心不以为然。传统纸媒心有愤懑,欠缺一个公道传统媒体,十年前遭遇互联的第一波掠夺

,当时新浪等门户以极低的成本分化掠夺了传统媒体的内容和价值,这是趋势的气力,怨不得谁;暗地里,其实还一直存在另一个维度的压抑——媒体自由度的不平等,比如说同样的财经内幕,微博上能说

,纸媒上可能豆腐块都不能上,这已经无关互联的趋势,而是监管的不平衡。虽然我们对新浪微博动辄禁言很有意见,但络发表文章或微博其言论的自由度一直在增加,言论自由是单向行驶的;而报纸与其它出版物的自由度严重落后于络,受到各种监管。在传统媒体大势已去的情况下,如果纸媒的自由度远远落后于络,那就更卖不出去了。“南周事件”的发生是早晚的事。有两个缘由:一个是钱,如果报纸的自由度与络不同步,报纸卖不出去,员工的钱就少,最终报馆就得关门,解决办法是换一种思路,如果想删文章,就得协商一种合理的金钱补偿机制,比如说明码标价删一篇社论给多少钱,删一篇文章给多少钱,这事可能就不会发生。另一个缘由是尊严,尊严是能感知的,在同一个的管制下,络的自由度与报纸的自由度不一样,络上可以说的话,报纸上不能说,就是对纸媒员工的侮辱,其尊严就受到了侵害,尤其是这批人在微博上还是叱咤风云的意见领袖。内心存在分裂,就永远有反抗的动机,他们注定就要找机会闹事,而且作为文人,他们很善于给别人挖坑,这个与钱多钱少没关系。总之,你不能既审查人家的内容而断人家报社员工的财路,又不给补偿,还践踏人家的尊严,人家怎么活?你当官的可以公帛私用,人家报社普通级别的员工怎么办?所以“南周事件”是一个里程碑的事件。对而言,最纯熟的办法是通过钱来赎买,反正印多少钱也没人管,没人对通货膨胀负责,这条路应用得也很娴熟。新媒体,见风则长,部份源自于监管制度的红利我在这里提南周事件是想说,新媒体得以蓬勃发展,未必是自己很强大,而是监管不平衡的的红利,这是中国特有的现象。说这话,肯定新媒体人都不爱听,但行者只说我自己的判断。假设我们把传统媒体、互联门户、新媒体、个人,这四种力量放在一起比较,我们会发现这四种力量的自由度是逐步增加的的,新媒体、个人,享有更多自由表达的机会。即使是互联门户,也有很多条条框框,就很难上一些争议性的深度分析,比如说3B大战期间,门户上这方面的稿子,就需要领导审批;我们甚至惊奇地发现,有一些传统纸媒日常给人的感觉是尸位素餐,但它们的微博运营反而出现了一种新气象,很是诧异,这是思想见风则长的写照;还有很多牛掰的个人,开始玩自媒体了,自由表达的机会越多,个人的价值就越会得到体现。自由是与思想密切相关的,有自由的地方,思想就一定会野蛮生长,对一些传播新锐观点、理念的新媒体而言,文字内容就有了质感和诚意,长此以往,就形成了一群高质量的固定读者。当一些资深的媒体人看到这类趋势,恰逢新浪微博这类合适个人自由表达的平台出现,机会就来了。创始人的资历、微博平台的崛起、自由度的不平衡,这三个元素凑在一起,缺一不可,各种新媒体变应运而生。如果没有微博平台的突起,时机也不成熟。但是,如果把新媒体比喻成为聚义的话,宋江刚刚上梁山。元旦前,各路新媒体人士有心无意地在新浪微博上搞了一次流量排名比较。有女创业家指责其他新媒体刷流量,这类指责只能暴露自己的器量,而见不到宏大的格局。这里提一下民国一名奇女子,蒋介石结拜兄弟黄郛的神仙眷侣沈亦云,她的很多见解远远超越了所谓妇人之见的框范,为一般的政客文人所不及。她说,民国说到底,其实不过是被两部小说所支配。北方的袁世凯读的是《三国演义》,就知道耍奸谋弄权术,而南方的革命党人读的是《水浒传》,稍弄出些眉目却又马上互相猜疑,成天想着自己能排第几把交椅,闹到最后暗杀的矛头指向自己人了。对于新媒体,如果不是由于融资的原因,现在还没到给自己定几把交椅的时候。与互联的共振程度,决定了新媒体能走多远甚么事情一扎堆,总是兴旺得快,衰败得也快,所谓“其兴也勃焉,其亡也忽焉”。如果今后传统媒体的力量得到释放,并且逐步娴熟掌握了互联的平台和渠道,或说当互联门户也在思变的时候,新媒体到底要走一条什么样的道路、才能不掉队呢?有些人,合适短距离rush,而有的人,则能坚定地长征。互联的主流运用大概是SNS、IM、搜索,现在多了一个移动互联,它们是新媒体所依附的平台和渠道。新媒体与主流应用的共振程度,决定新媒体的道路能走多远。诚如陈一舟所说,人人还没享受到移动互联带来的红利,微博又来了;微博才火了没有几天,又起来了,这那里是个头啊?互联的阶段性很明显,三年一个大变化,十年一次革命。看看之前的天涯、Donews、TechWeb,当时风头浪尖的新媒体,都由于不能切合主流应用的变化而被吞噬或沦落。我所能理解以后新媒体的运营会是这样几点:●减弱独立站的色彩,内容的运营融入到互联尤其是移动互联的血脉运行之中。将新媒体的内容,打造为订阅源,融入到广泛的RSS、APP及各种订阅类服务,尽力做到无处不在,这是互联渠道的气力所在,这是个人自媒体的精力所做不到的。移动互联给予了订阅类服务无穷的空间,不仅仅是碎片化时间浏览,而且是阅读产品本身也要打碎了来读。●避免两线作战,专注于内容的少而精细。采用Groupon崛起的模式,每日仅提供一款核心团购产品,通过邮件及各种广告通达到所有用户。可惜的是,团购模式到了中国后,这种模式变成团购平台,内容越来越多,所消耗的运营资源也越多。一旦新媒体的内容走向全面、丰富,也就少了弹性调整的灵活性,这是Donews和TechWeb的前车之鉴。●认可微博平台、搜索以及各种社区的主流地位,所有的用户管理、关系沉淀都围绕着他们来转,若主流应用的商业模式发生调整,则新媒体跟着调整。以目前来看,绝大多数新媒体都做不到雪球财经的程度,比如内容目录结构清晰,用户关系能在站内闭环,当然这可能是行业的区别所致。

长治哪家牛皮癣医院好
邯郸哪家治白癜风医院好
四川男科医院哪家好
南京的癫痫病专科医院
资阳市第二中医院怎么样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