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衡阳信息港 > 旅游

观星者遗忘之城 正文 十、追逐(4)

发布时间:2019-09-25 21:44:46

观星者遗忘之城 正文 十、追逐(4)

“不要走!”游木狼怒喝一声,双手招处丹阵的光芒四下闪动,数十头大小不一的异兽出现在众人之间,爪牙撕咬之间将藤蔓纷纷撕碎。游木狼毫不停顿,一马当先向出口扑去,一群异兽紧随其后,之后是分散出来的数十名冥灵教教众,只留下十人,在带头那人的指挥下向林宇非和叶飞扑去。

“我说了,一个都不准走!”叶飞陡然大喝一声,游木狼身前陡然升起一片巨大的荆棘丛,在短短几秒内生长到了接近顶棚的高度,粗大如长枪一般的棘刺迎面刺来。游木狼吃了一惊,身形急刹,两脚点地向后跃出,异兽群也在他的控制下急速刹停,有几只躲闪不及的已经被棘刺贯穿。之后跟着的教众却没有那么幸运了,修为较高的几人险而又险地停下来,然后急速后退躲开依旧在急速生长的棘刺,大多数人都被一根或者数根棘刺贯穿了身体,发出一连串的惨叫。

“看来先得解决你这小子!”游木狼哼了一声,身后的异兽纷纷发出怒吼,一起向叶飞冲来。叶飞冷笑一声,荆棘丛在身前出现,将他和头顶上的林宇非一起围挡起来。

“别以为这东西是万能的!”游木狼冷笑一声,嘴里发出低低的尖啸声,突然有几只异兽冲到前面,口中喷出烈焰。荆棘丛转眼间便化作熊熊烈火,将地下室照得亮如白昼。短短片刻后,叶飞身前的荆棘丛化作灰烬。游木狼伸手一指,数十只异兽形成了一个包围圈,一齐扑上。同时扑上的还有剩下的冥灵教众。

“这东西我有的是!”叶飞怒吼一声,正要再独出手,眼前突然掠过一片成群的白羽,将所有的人都包裹在内。林宇非的声音从头顶传来:“师弟你只管困住他们,剩下的,我来解决!”

“知道了!”叶飞答应一声,不再防御,双手据地全力输出。围挡在入口前的荆棘丛再度疯狂生长起来,渐渐长得密不透风。

“说了这东西困不住我!”游木狼说着,不再向叶飞和林宇非突进,而是指挥那几只喷火的异兽向后转身,准备故技重施,烧掉荆棘丛。忽然发现眼前多了些东西,正是源于林宇非身边的、白色的羽毛,羽毛上隐隐有电光闪动。

“今天谁都不许走,我还有重要的事情要问你们。”林宇非的声音并不高,却隐隐含着让人胆寒的杀意,连站在他下方的叶飞都忍不住打了个寒颤。林宇非身形不动,遍布全场的飞羽开始缓缓旋转起来。

“那得看你的本事了!”“我管你!有本事就困住我!”游木狼和那个领头人的声音同时发出,随后所有的异兽和冥灵教众都向着中央的叶飞扑来,看来是打定主意逐个消灭了。

“师哥,留几个活口!”叶飞突然叫了声。

“乱羽!”

随着这一声低吟,漫天的白羽骤然加速,疯狂地满场旋转起来,仿佛一场白色的旋风。旋风中异兽的嚎叫和人的惨叫声响成一片,混杂着噼噼啪啪的电流声,如同无数厉鬼在哭号。这样的声音并没有持续多久,短短几秒钟后便已经消失。但是这白色旋风又旋转了一段时间,方才缓缓地停下。这时场中的一切都已经粉碎,包括剩下的容器、发电机甚至叶飞的荆棘丛。除了站在风眼中的叶飞以及上方的林宇非,场中剩下的只有两人,白色的乱羽正从他们身上缓缓散开,显然是林宇非用乱羽包裹了他们。

这两个人一个是游木狼,他的所有异兽都已经化作粉碎,只剩下他一个人茫然地站着;另外一个则是领头的那个人,他显然也不明白自己是怎么活下来的,眼里闪烁着疑惑的光芒,身子则不由自主地瑟瑟发抖。

“流萤。”林宇非又低声道。地上的叶飞身子一抖,不由自主地向空中林宇非看去:“师哥!要留个活口……”

“放心吧,我没有失控。”林宇非低声道,“只是发泄了一下。我知道该怎么做的。”

成型的流萤陡然飞翔起来,以肉眼难辨的速度直向场中剩下的两人扑去。连番的惨叫之后,两人的双肩、双手手腕以及双脚脚踝全部被流萤贯穿,鲜血汩汩而下。两人却没有倒地,而是被微风托起,像被穿起来的木偶一般悬挂在离地不到半米的地方。林宇非身形缓缓下降,直到领头的那人面前:“有些事情要问你,希望你会知道。”

那人已经痛得脸青纯白,闻言吃力地点点头。林宇非没有停顿,低声问道:“莫离有没有抓到一个女孩回来?”

“有……有的……”那人已经痛到说不出话,颤抖着说出了三个字。林宇非和叶飞同时脸色一变,叶飞抢先问道:“带去那儿了?”

“不……不知道……”

“你肯定知道!”叶飞喊起来,“快说!”

“真的不知道!”那人几乎是哭号着喊出来,“教主要做什么从来不和我们说的!”

“那你没用了。”林宇非抬头看着他,脸上露出一丝讥嘲的笑容。那人身子一颤,仿佛感觉到了不对,急忙道:“不……”

他的话没说完。一直停留在他边上的流萤突然加速,贯穿了他的头颅,带出一溜红白相间的液体。他那被风束缚的身体一僵,随即不再动弹。随着林宇非撤去束缚,他那失去生命的尸体像一床破被一般砸在地上,发出沉闷地响声。

“师哥你……”边上的叶飞急叫一声,还没有说话,林宇非已经来到游木狼面前:“放心吧,这不是还有一个吗?”

游木狼比那个领头的要硬气许多。他的脸色早就因为失血而苍白,却瞪着林宇非一声不吭。看林宇非来到面前,立刻冷哼一声:“不让我和葛同山过手,我死都不会告诉你什么!”

“是吗。”林宇非的声音里已经没有一丝温度。他看了游木狼一眼,不再说话,转身向出口走去。叶飞心知不妙,大叫一声:“师哥!”

林宇非没有停顿。他漠然地前行着,停留在空中的流萤微微颤动,半秒后便向游木狼的额头扑去。就在同时,张仲坚和葛同山的声音同时从出口处传来:“留活口!”

林宇非的身形一颤,两颗流萤同时停住,分别距离游木狼的前额和后脑都不足半寸。叶飞呆了一呆,腿一软坐倒在地。游木狼纵然硬气,也控制不住自己的冷汗从额头流下。下一刻葛同山和张仲坚同时出现在入口处,却不见云还和心岚。张仲坚手里聚起电光照亮场内,然后便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。边上的葛同山忍不住低声道:“这个场面,真够惨烈的。”

叶飞这时正在站起身来,听了葛同山的话,下意识地就着电光向四周看去,然后就忍不住打了个寒颤。他呆呆地站了片刻,突然一个趔趄,转身扶住一根柱子,大吐特吐起来。

电光照耀之下,地下室里此时保持完整的只有五个人和一具尸体。所有的异兽都被极端密集的乱羽研磨到粉碎,所有的冥灵教众也一样,几十个人被切割成了无数细小的碎块,杂乱地洒落在地上,到处都是;有些甚至糊到了墙上和柱子上,放眼看去无处不是鲜血。血的红色和水泥地的青灰色混杂在一起,仿佛一副抽象派的油画。林宇非也终于发现了自己制造的惨状,却没有像叶飞那样呕吐,他甚至不觉得恶心,仿佛在他看来,地上的真的就只是一副油画。

“小子你没事吧?”葛同山已经过去拍叶飞的背了,张仲坚来到林宇非身边,两人并肩看着被束缚着的游木狼。游木狼依然瞪着眼睛看着林宇非,一言不发。

“我没事。”林宇非也有些惊讶于自己的反应,但是并没有说出来,“老师和师姐呢?”

“他们还在找,我们两个回来,就是怕你不留活口。”张仲坚道。

“他们什么都不知道,我估计莫离也不会告诉手下全部的。”林宇非低声说着,又看向游木狼,“这个人又相当固执,跟葛先生差不多,估计也问不出什么来。”

“我和他可不一样!”葛同山已经扶着脸色苍白的叶飞走过来,“不过你说得对,这小子确实相当之固执。他要说不知道,就真的死也不会说。”

“那我留他干什么?”林宇非声音平静,向葛同山反问道。

“没发现你小子这么狠啊!这可不是什么好事!我和这小子多少有点渊源,拉着你大师兄回来,也就是为了他。”葛同山的声音里带着惊叹的语气,也有些尴尬,“小子,我和你求个情,同时我向你保证,这小子绝不会再去为莫离出力了!”

“除非他肯告诉我,关于莫离的事情,还有我妹妹的事情。”林宇非道,“就像师兄说的,我们现在只有眼前这一个线索了,如果他不说,我会用我能做到的任何方法强迫他说的。”

“我说了,除非葛同山和我好好打一场,否则我什么都不会说的!”游木狼的伤口已经止血,但是失血后的虚弱还很明显。不过他显然不太在乎,仍然强硬地说道。

林宇非目光转向葛同山。葛同山无奈地向林宇非笑了一下,上前将游木狼扶住,拖着向旁边走了几步,恶狠狠地低声道:“臭小子你搞不清楚形势吗!那小子现在一心找他他妹妹,什么都做得出来!你可别把他逼急了,到时候我可没办法!”

“我不管,”游木狼声音虚弱,却非常坚决,“除非你好好和我打一场!就算打不过,至少让我知道我的差距吧!”

“行行行我怕了你了!”葛同山无可奈何,“我答应你成了吧!不过得这次事件解决以后再说!”

“不行!我怕你到时候又……”

“臭小子

观星者遗忘之城  正文 十、追逐(4)

,我什么时候说话不算数过!”葛同山脸色涨红,神色间有些怒意,“而且你现在要是不说就连命都没了,还和我打个屁!”

游木狼沉默下去,不再说话。过了大概十几秒,终于点点头。葛同山神色终于放松了些,轻轻松了口气,扶着游木狼转回来。

巢湖治疗前列腺增生医院
巢湖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
巢湖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
巢湖治疗性功能障碍医院
巢湖治疗阳痿方法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