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衡阳信息港 > 旅游

诛天武神第087章暴殄天物

发布时间:2020-01-26 08:05:12

诛天武神 第087章 暴殄天物

在执法者一致反对萧让成为九大战王的同时,隐雾森林某处,萧让正一记掌刀斩下吴峰的头颅。

噗!

鲜血飞洒,一代高手,死于非命。

“还剩最后一人!”

萧让眼中寒光大盛,追杀着他进入隐雾森林的三大命泉高手,已经被屠掉了两个,只剩下方大牛一个。

“萧兄,追,不能让他逃了!”

木伊手一挥,黄砂漫天,将吴峰的尸体埋入地下,对萧让沉声叫道。

“他逃不了的,木兄,上辇!”

萧让手一抛,一道米粒一样大小的金光登时飞上半空,见风便涨,等其悬浮在空中之时,已然变作一艘庞然大物。

仙鹤神辇本来为摩羯家的一件飞行武宝,但此刻却在萧让手中,它原来的主人,已经被此刻的两个少年斩杀而亡。

嗖!

木伊脚下一踏,黄砂卷起,瞬间拔高一丈距离,隐入仙鹤神辇,消失不见。

“木兄,为何要帮我?”

神辇之中,萧让看着和自己并肩而立的木伊,疑惑的问道。

萧让虽然精通丛林战,但对方毕竟是三大命泉高手,将他追杀的狼狈至极,在逃亡了一日一夜后,萧让身心俱疲,陷入了三大命泉高手的包围之中,眼看就要丧命。

但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,木伊裹着漫天黄沙从而降,打出一个足有一丈那么长的黄砂手掌,遮天蔽日,将三大高手拍进地下,虽然这没让三大高手受多少实质性的伤,但却让萧让抓住这个机会,突出重围,再次逃跑。

而后,萧让和木伊这个变态联手,靠着逆天寒气,再用那莫须有的宝物分化、诱敌,将三大命泉高手逐一击破,毙掉两人!

“萧兄,九霄广场对你出手,乃身不由己,那是我欠你的,所以这次算我还你的。”

木伊微笑道,只是他整张脸都有黑色布条缠绕,仅仅能看到他嘴巴处的布条拉扯了一下而已。

“那时你明明早就有胎息五重的修为,但偏偏压制在胎息四重和我战,木兄,你根本就不欠我什么啊,反倒是现在,你对我可是救命之恩,我欠你的。”

萧让诚恳无比的说道,木伊这个人情,他记下了。

“萧兄,其实我之所以帮你,只是看你顺眼而已,你行事风格,太对我胃口了!”

木伊哈哈大笑了起来。

方大牛本来速度就不及仙鹤神辇,再加上他已然受伤,所以萧让几句话后,就已经看到了方大牛的身影。

“你在想什么?”

木伊嘴角含笑,看着萧让。

“应该和你想的一样。”

萧让也咧开了嘴,笑得很是灿烂。

“撞死那老狗!”

木伊、萧让对视一眼,齐齐大笑着说出口,而后萧让眼光一寒,御使仙鹤神辇往低空坠落而去。

“小狗,那是神辇,地级武宝,不是牛车!”

前方逃跑的方大牛抬头一看,一座金色小山已经轰隆隆碾压而下,当时就是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,仙鹤神辇自炼制以来,就没人将其用来撞人过。

“老子还就喜欢暴殄天物!”

萧让不为所动,全力御使仙鹤神辇碾压方大牛。

可怜方大牛竭尽全力,发挥出平生最快的速度,跑得是两腿生风,甚至因为速度过快产生的风连他的头发都扯下来,但还是无法快过仙鹤神辇。

轰隆隆!

仙鹤神辇没有半丝半毫的偏差,直接撞在方大牛后心上,将他撞得横飞出去五丈远,一路砰砰砰的连续撞断十棵大树,这才死狗一下砸在地上。

“小狗,依仗武宝伤我,你算什么英雄好汉,有胆子你就从神辇上下来,你我公平一战!”

方大牛被一撞撞得不轻,连骨头都断了几根,他站起来,指着神辇恼羞至极的大吼起来。

“我呸!老狗,你脸皮敢不敢再厚一点?你们四条命泉境界的老狗,联手追杀我一个胎息小武修,还御使着一件地级武宝,你也有脸跟我提公平一战?”

萧让被方大牛的话震惊到了,吐沫星子差点从神辇内喷到神辇外面去。

“我撞!”

萧让气急,再次御使仙鹤神辇,向着方大牛不停的撞过去。

轰!

轰!

轰!

方大牛的身体,被撞得化作离弦之箭,在这方圆十几丈的范围,从这头射到那头,再从那头射到另一头。

如是连续撞了十几次之后,方大牛全身骨骼断了一半以上,五脏六腑也全部重伤,彻底失去了战斗力。

哇!

方大牛努力的爬起来,刚刚站定,一口老血直接喷将出来。

“放过我,你杀害方铭的事情我方家既往不咎。”

看着从仙鹤神辇上飘然而下的萧让,方大牛口喷鲜血的说道。

“既往不咎?你倒是想咎呢,你有那本事咎吗!”

萧让一张脸上没有丝毫表情,好像万年寒冰一样,带给方大牛的,只有无尽的杀机。

“萧让,这一切都是误会,冤家宜解不宜结,你又何必赶尽杀绝,做人留一线,也给自己积点德。”

方大牛又大声说道。

“冤家宜解不宜结?”

听到这话,萧让的脸色怪异了起来,直接上去,一脚踹在方大牛老脸上,将他的牙齿都给踹飞。

“我踢你,是因为你那张嘴脸实在太讨厌,你之前追杀我的时候,怎么不说冤家宜解,怎么不说做人留一线?现在命攥在我手上,再说这话,你不觉得晚了么?”

萧让冷笑着说道。

“老夫也一把年纪了,年纪一大,犯些小错也是有的,左右你也没受什么伤,何必要将事情闹到不可收拾的地步,你已经和其他三大家族结下化不开的梁子,放了我,我可以担保,让方家和你一笑泯恩仇。”

“犯些小错?你管你们杀我这件事情叫犯些小错?那好,我现在也对你犯些小错!”

“住手!只要你放过我,我方大牛奉你为主,从此脱离方家,尊你号令,我堂堂命泉一重的高手追随于你,不至于辱没了你吧?”

说话间方大牛又咳嗽两声,吐出来两块内脏碎片,他伤的很重,但是他的嘴角却含着浅笑。

他觉得自己这话抓住了重点,对方肯定会收下自己,自己可是命泉一重的高手,连四大家族都奉为上宾,主动追随一个胎息小武修,对方还不得受宠若惊得想死?

“你这种无骨老匹夫要追随我,你这是在侮辱我吗!”

然而,他却是听到一声极为不屑的声音响在耳旁,再然后,一根越来越大的手指在那眼中急速放大开来。

“死!”

萧让伸指,点出一记苦海悲指,洞穿了方大牛的眉心,可怜方大牛,至死都还以为萧让会收下他。

西安唐都医院怎么样
郑州市第六人民医院
桂林妇科治疗方法
张家口治疗癫痫病最新方法
无锡白癜风病是怎么来的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