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衡阳信息港 > 故事

地方债再启大规模投资问号多

发布时间:2020-08-07 05:44:52

在不到50天的时间里,各地出台的地方投资计划涉及金额总数约7万亿元。但有一个最实际的问题就是,钱从哪里来?为了不让新出炉的投资计划落空,地方政府的发债“冲动”不可避免,而上一轮4万亿投资带来的负面效果也开始显现。

本报见习记者 周笑宇综合报道

随着地方版“稳增长”政策纷纷出炉,一个个大规模投资计划让人看花了眼。然而,这样的投资热潮并不能冲去人们心中的疑问:如此大规模投资,地方的资金从哪里来?

8月23日,上海市财政局招标发行了上海市政府总价89亿元债券,成为今年首单地方债,为2012年地方政府自行发债拉开了序幕。这是自去年国务院批准广东、上海、浙江、深圳试点地方自行发债后,上海市第二次自行发债。

面对资金压力“走投无路”的地方政府,终于选择了启动发债融资这一“终极”手段。

投资差钱引起发债冲动

今年上半年跌破8%的GDP增速和从3月至今一路下行的CPI指数,都清楚地表明我国经济正面临越来越大的下行压力。在此情况下,“稳增长”成为政府工作的重要基调。吸取了上一轮“四万亿”的教训,此次中央政府不再在投资计划中扮演主角,但各地政府开始纷纷出台大手笔投资规划。

自7月开始,天津、江苏、黑龙江、贵州、重庆、广东等地纷纷发文出台地方版规划,其中涉及多项重点建设项目,投资额基本均以万亿计;山西召开首届世界晋商大会,累计招商引资额突破万亿元。

各个城市也有自己的投资计划,湖南长沙宣布今年重大推介项目195个,总投资额达8292亿元,宁波出台清费减税等26条新政,今年还将安排1.3亿元重点技改专项资金和4000万科技专项经费。

在不到50天的时间里,各地出台的地方投资计划涉及金额总数约7万亿元。但本轮投资的前景如何还很难说,一个最实际的问题就是,钱从哪里来?

3年前的4万亿经济刺激计划也是以政府主导的投资为主,但中央实际的投入仅1.18万亿元,其余均由地方政府与银行出资。同时,有关信贷和地方融资的政策也相应放宽,各级地方政府均扩大融资、加大投资,导致地方债务的规模和超常规增长速度都史无前例。

“据报告统计,目前地方债的规模已达10多万亿元。这一数字远超过地方财政每年5万亿元的收入额,负债率超过了公认的警戒线。”中国有限责任公司部副主任、法学博士仇京荣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。

值得注意的事,这10万亿地方债主要是以融资平台的方式向银行贷款而来。根据统计数据,截至7月份中资全国性大型银行人民币贷款总额为58万亿元,大量政府债务对银行也是沉重的负担,与2008年时银行信贷比在62%-65%左右,相对宽松,而如今这一比例已升至67%。显然,银行已不具备提供大规模贷款的条件。

在我国现行的财政体制下,近70%的财政税收收入由中央掌握,地方政府事务多、钱财少,事权与财力高度不对称使地方政府长期面对资金缺口。如此看来,为了不让新出炉的投资计划落空,地方政府的发债“冲动”不可避免。

偿债能力尚存疑问

在上海市招标发行地方债的同时,广东省财政厅也于23日召开了自行发债通报会,表示今年发债额度为86亿元(不含深圳),债券期限结构分为5年期和7年期两种,规模各43亿元,具体时间待定。

应当引起关注的是,无论是广东还是上海,从发债期限来看,两地方政府在发债时都更倾向于中长期品种,最长期限都从去年的5年提高至7年。

中国社科院金融所研究员分析认为,今年各地期限偏重中长期品种,一方面是与市政建设中更长期限的资金用途相匹配,另一方面地方政府迫于还债压力,选择中长期品种应该是借新债还旧债。

发行地方债与平台贷款融资最大的不同在于,发债将在财政收支上得到直接体现,成为财政负债的一部分。而借债总有要还的一天,发行地方债无疑对地方政府的偿还能力提出了新的要求。

根据上海市财政局公布的数据,2011年全市地方公共财政收入3429.8亿元,而全市地方公共财政支出却达到3914.9亿元。弥补这一资金缺口的,是中央财政与上海市结算净收入、中央财政专款上年结转收入、调入资金、调入预算稳定调节基金、历年结余和2011年试点发行的地方政府债券收入71亿元。而上述财政支出还未包括中央财政专款结转下年支出、市本级和部分区县安排预算稳定调节基金等项目。

据了解,住房保障支出仍是上海地方债所筹资金的重要使用领域之一。根据安排,今年上海增加地方政府债券收入89亿元,同时,将“住房保障支出”预算由22.2亿元调整为31.2亿元,“公共基础设施建设支出”预算由348.5亿元调整为368.5亿元,并新增“债券转贷支出”60亿元。

而广东省财政厅今年建议将债券主要用于省市重点项目建设、保障性安居工程和普通公路发展。此外,浙江省今年的地方债发行额度为104亿元,比上年增加24亿元,债券资金将优先用于保障性安居工程等重点性项目及铁路、普通公路建设,适当向实施“四大国家战略举措”的重点区域倾斜。

如此看来,试点发行债券对增加地方政府融资渠道有重要作用,增强了地方政府在保障房、基础设施等领域建设的财力。从中长期看,地方债未来有可能成为地方融资的常规化手段之一。

地方债的规模逐渐扩大也带来了地方过度发债的可能。要保证地方政府的偿债能力,一些配套措施必须跟上,例如地方政府的信用评级、财务信息的公开透明制度等,而这些现在还都是问号。

大量投资隐现负面效果

在大规模投资计划的资金支持环节尚留有疑问之时,大量投资带来的负面效果也开始显现。

在河南汝南,耗资巨大的“梁祝故里”如今一片荒凉;在山西娄烦,热热闹闹的“孙大圣故里”折腾了两年只建成了一座接待中心。这些当初雄心勃勃如今却难见下文的大型旅游工程,很可能正是上一轮四万亿投资计划的遗留产物。

而在如今各地出台的各类规划中,发展千亿级、百亿级产业集群和大型建设项目的计划并不鲜见。那么,在至少7万亿的地方政府庞大投资热潮中,还会出现多少个如此“烂尾”的项目?

在新一轮动辄涉及亿元资金的投资计划背后,是地方政府满腹的雄心壮志。建设各类工厂、公路、景点和开发区的前景总是美好的,在对未来成功的憧憬中,种种现实的困难总是容易被忽略。大型工程需要长期的资金支持,一旦资金链断裂将半途停工,即使项目能够顺利建成,往往也需要长期运营方能收回投入其中的巨额资金。

在这样长期的运作中,政策的调控期、官员的任免替换都是未知不可控因素,极易导致没有人为“烂尾”项目买单的窘境。

大规模投资的目的是好的,地方债发行为政府增加融资渠道也是好的,但任何事情都应有其限度。长远的经济规划与建设需要完善的监督问责机制,更需要政府保持理智的头脑和理性的心态。

长治白癜风医院地址
运城妇科医院
河池治疗白癫风医院
朔州专治白癜风医院
淮南男科医院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