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衡阳信息港 > 养生

武道玄皇 第一百三十一章 一字引出辛酸泪(第一更)

发布时间:2020-01-17 00:22:02

武道玄皇 第一百三十一章 一字引出辛酸泪(第一更)

众人不知来者何人,顿时目光都投向了门口。<-.

五味此时已安排好那馋鬼天宝的吃喝,就向大门口迎去。

一见来人,脸上立刻堆笑,道:“原是廖城主大驾!真是蓬荜生辉!”

来人正是廖不凡,随行的却是内弟全冠白,身后还跟随两位抬着礼物的虎卫。廖不凡含笑拱手道:“听闻两位神医今日授徒,廖某特来祝贺!”那全冠白也是满脸的干笑。

五味将廖不凡等引入会客厅。

“恭喜二位神医得收露琼佳徒!恭喜沈庄主千金得遇名师!得知此讯廖某怎能不来讨杯喜酒!”廖不凡一进门,拱手道。

“原是廖城主到访!有失远迎!好久没有与廖兄痛饮,今日这酒是吃定了!”郭有瑜起身微笑道。

众人也纷纷起身,车马二位神医分别拱手还礼,车神医道:“廖城主日理万机,还能为此等小事前来,实让在下感激不尽!”心里却暗想:沈庄主确是提前派人告知今日要带露琼拜师,只是不知廖城主怎么得知?想是沈廖两家交好,沈家也通告了一声。

马神医一见廖不凡身后的全冠白,目光一凛,吓得那全舅爷急忙底下头,不敢直视。

沈潮,凌寒也都举手行礼。

“廖世叔好!”露琼行个万福。

“琼丫头,廖世叔是看着你长大的,一直都把你当成自己的孩子。按説本来这喜事也当有我廖家一半,只是廖泉那小子太不争气,与你解除了婚约,廖某也向你赔个罪!今天是你大喜的日子,廖世叔就不説太多扫兴的话,只是嘱咐一句,两位神医医道精深,以后要好生学习,已解万民之病疾!”

“露琼谨记!谢廖世叔!”露琼又是一个万福。

“廖兄,全兄快请看座!”郭有瑜道“看茶!”郭有瑜虽説也不喜那全冠白,但他是此间主人,廖不凡又在此,自不好弗了廖不凡的面子。

全冠白坐下后,眼睛瞧了一眼凌寒,一见凌寒身上正是穿着自己特意定制的锦袍,心里一喜,暗想道:小子,这回看我如何收拾你!脸上却不漏声色的朝着凌寒笑了笑。

凌寒也看到了全冠白的笑意里似有一分狡诈,脸上并没有任何表情。心中暗想:本想去找你,你竟然送上门来,这等狼心狗肺之人,真该一把火烧了!

那廖不凡刚刚坐下,就听外面门子又是高声叫喊:

“有客到!”

郭有瑜车神医等人不禁大奇,这授徒本是门内之事,也并未声张,不知门外又是何人知晓。

未等五味去迎,只见来这两人却是好不尴尬。

那两人一男一女,男的头光如镜,面容儒雅;女的眉目清秀,体态婀娜,正是那“衣冠禽兽”吴衣冠与他的内室“蚀骨妖姬”。

二人一进厅堂,纳头便拜,那吴衣冠道:“前几日小可猪油蒙了心窍,妄想对神医不利,实在罪该万死,好在神医大人有大量,饶恕了小人一命,我夫妻二人感恩不尽,听闻二位神医收徒,我夫妻二人本不敢前来,但着实感谢神医给我等改过自新的机会,便厚着脸皮,前来恭贺!”

马神医冷冷道:“我让你们做的善事如何?”

吴衣冠诚惶诚恐的道:“那日回去,我便将这些年得来的不义之财散给了贫困之人,只是不知这算是一件,还是多件?”

“善恶之事,存乎一心,也不能按多寡来算,只要你诚心悔过便好!”车神医道。

“是啊!是啊!浪子回头金不换!今日既然来了,就是客人,还请坐!”郭有瑜起身扶起二人道。

“谢神厨!”那吴衣冠又道:“前日散尽家财,今日也没有什么贵重礼品,只是手书了一副字,还请神医莫嫌穷酸!”

説罢掏出了一幅卷轴,弓着腰,双手递给了马神医。

马神医打开轻吟:“神医纳新日,杏林传后人。”

十个字倒是写的行云流水,宛若矫龙。

凌寒在家时不能修炼武道,便也学习书法,一见此字迹,也是暗暗叹服。

“好字!好字!”沈潮是儒雅之人,一见这字,不禁起身赞叹!

“卿本佳人,奈何为寇?”廖不凡见到吴衣冠字写的龙飞凤舞,人也仪表堂堂,便问道。

“我本是一读书人,自幼家境贫寒。十年寒窗苦读,原本想能凭才学入仕,造福一方百姓,哪知连续三年参加风铃乡试文考,却是年年名落孙山!而同考之大族子弟平日里即便不如小可百倍,都能榜上有名。我十分不解,第四年考前,经人指diǎn,也备些礼物,去见那乡试主考。那主考见我衣着寒酸,带的礼物根本不入眼,还冷冷讥讽:别以为凭着几diǎn笔墨,就可以山鸡变凤凰!你还差远着呢!还没等我走,就见一个大族子弟,前来拜见!那子弟送给主考一本装订华美的古籍。我心还想,莫非这主考也喜欢古籍,我这送礼岂不是失了读书人的本分。那知那主考一掂那古籍,顿时眉开眼笑道:“古人讲,书中自有千钟黍,书中自有黄金屋!古人诚不欺我。”那弟子也赔笑道:“老师还请仔细翻阅!”我与那弟子同出,便问道:“那老师喜欢古籍么?”那弟子倒不瞒我,道:“你当是他真心爱书?我在那书里夹带了十两的黄金!还有钱家的那小子,竟比我还阔绰,説要送二十两,看来今年的乡试头名非他莫属!”我一听,还有些不信。待到放榜那日,我一见自己仍是榜上无名,再朝那榜首一看,乡试第一果然是那钱姓子弟,而第二名就是我遇到那大族子弟!我一时义愤填膺,热血上涌,便撕下那榜单,到衙门去击鼓告状。那官爷听我説完,便好声安慰了几句,让我回家,説他会查办,我便信以为真。哪知回到家里,第二日没等天亮,便进来几个如虎似狼的差役,将我擒住,诬我盗劫!我这家中家徒四壁,哪有什么值钱之物,我便大声叫冤,哪知那差役竟在屋中的墙缝中掏出了一个包袱,打开一看,全是金银。我便知被人诬陷,锒铛入狱。”説道此处,那吴衣冠眼里竟有些泪花。

众人听了无不沉默不语,只有那全冠白还在偷瞄那蚀骨妖姬丰满的胸部。

“竟有此等事情?”廖不凡惊道。他虽称为城主,但这一岛之地都为他所管辖,治下出现这等事情,也不由吃惊。“后来怎样?”

“在狱中的第一年,那狱卒无事便拉出审问,要我招出同伙,可我本身蒙冤,又哪里有同伙可供?我受尽凌辱,生不如死!几次想偷偷寻死,又怕我死后七旬老娘无人赡养,只能咬牙硬挺。第二年,那狱卒便不再折磨与我,反倒与我闲聊道:“那吴书生,其实我们也知道你是冤枉,只是上头有命,让我们好生关照你!日后出去,可别怨恨,我们也是奉命行事。”

“定是那主考使坏!”露琼听了吴衣冠的叙述,对他竟转为同情,十分气愤道。

吴衣冠道:“沈小姐果然聪慧,一猜便中。那主考怨我告发,便诬陷我入狱,并关照狱卒,不能让我好过,原以为我挨不过三个月,就会自己了断,没想到我因为老娘的缘故,竟苟活下来!第二年三月,我隔壁抓进了一江洋大盗,判了秋后问斩,只是每日狱卒都给他送来好酒好肉。时间一长,他也分我一些,于是没事我们便闲聊几句。他原本瞧不起我这文弱书生,但听我身世可怜,便道:“当今这岛上,説是人间乐土,还不是一样乌烟瘴气,穷苦人等是永远也翻不了身的!不如学我,大碗喝酒,大口吃肉,劫富济贫,替天行道!”我一听,便道:“你这脑袋都朝不保夕,还用什么家什喝酒吃肉!”那江洋大盗笑道:“兄弟,有钱可以买官,有钱也可以买命!不信三日后,我便可以出着鸟笼!”我自然不信,他道:“不信你看!”説着将一个diǎn着红diǎn的馒头掰开,里面竟有一张纸条,上面写着:

“三日脱困!”

湖南省汉寿县中医院预约挂号
淇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
福州癫痫病治好费用
南通治疗不孕不育费用
珠海哪家牛皮癣医院好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